1. <dd id="iwXkt"><meter id="iwXkt"><area id="iwXkt"></area></meter></dd>
      2. <noframes id="iwXkt">

        “千播大战”时代到来,虎牙、映客们还能有什么梦想?

        首页 > 观点 >正文

        【摘要】盈利模式单一向来是直播平台的痛,也是禁锢其发展的天花板。

          茂名财经网 原创  ·  2020-01-22 18:00
        “千播大战”时代到来,虎牙、映客们还能有什么梦想? - 茂名财经网
        来源: 茂名财经网记者 小丫   

        近日,有媒体爆料,知名游戏直播平台斗鱼裁员70人,涉及这波裁员的是斗鱼深圳分公司,主要任务为拓展海外业务。与此同时,土豆泥直播、青果直播、全民直播、网易薄荷等一些新出现的直播平台因经营不佳,陆续宣布关停。

        01 

        头部平台业绩亮眼

        但隐患重重

        直播行业整体走向衰败的大背景下,今年在海外上市的多家在线视频企业,虽然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破发,或者经历了暴涨暴跌的过山车行情,但是,依旧交出了一份亮眼的三季报。

        今年5月11日,虎牙顺利登陆纽交所,以15.5美元开盘,报收16.06美元,按收盘价计算市值达到32.37亿美元。之后,虎牙股价最高时冲到50.82美元,而截至12月19日收盘,虎牙股价15.80美元,总市值32.71亿,与上市当日持平。

        2018三季报显示,虎牙第三季度总营收为12.766亿元人民币,去年同期为5.835亿元人民币,增长118.8%;净利润为5680万元人民币,去年同期净亏损为2930万元人民币。

        上市之后,虎牙用户数量也继续增长。第三季度平均MAU(月活用户数)为9900万,相比去年同期的8630万增长14.6%,其中,移动端平均MAU为4940万,相比去年同期的3860万增长28.2%。值得一提的是,第三季度付费用户数为420万,相比去年同期的300万增长37.8%。

        随着直播平台的竞争日趋激烈,各大平台也加大了对内容IP和主播的抢夺,资金需求急剧上升。

        虎牙2018年第三季度的运营成本为10.829亿元(1.577亿美元),相比2017年第三季度的5.103亿元增长112.2%,主要来自于收入分成和内容成本、带宽成本及薪酬福利的增加。其中,收入分成和内容成本为8.440亿元(1.229亿美元),相比2017年同期的3.751亿元增长125.0%。这主要是由于平台上虚拟物品的销售收入分成增加,以及虎牙对于电竞内容和平台内容创作者的持续投入。

        此外,虎牙2018年第三季度的带宽成本为1.740亿元(2530万美元),相比2017年同期的1.043亿元增长66.8%。

        与赴美上市的虎牙相比,7月12日在中国香港上市的手机直播平台映客(03700-HK)的市场表现更差。

        作为继天鸽互动之后的第二只港股直播概念股。映客开盘价为4.32港元,较发行价3.85港元上涨12.21%,随后涨幅一度高达超40%,市值约为107亿港元。受港股大盘下跌影响,映客上市后股价几乎是一路下行。截至12月20日收盘,报价只有2.01港元,总市值为41.4亿港元,近乎腰斩。

        02

         三强联手红利期已过

         多元化发展谋出路

        2016年前后,直播市场在各路资本蜂拥之下,迎来爆发期。随着斗鱼、熊猫、映客等直播平台相继上线,“千播大战”时代到来。短短两年时间,行业就迎来了大洗牌。

        正如做空机构Spruce Point的描述,中国直播行业的惨烈竞争确实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,并且同时面临着短视频、长视频的用户时间争夺战。

        大数据分析公司Quest Mobile统计数据显示,2017年1季度至2018年1季度,移动互联网总使用时长呈增长趋势,其中短视频增长最快,增幅高达521.8%。同时,短视频MAU的渗透率迅速增长,从20.5%增加到42.1%,对应的月活数从2.31亿飙升到4.61亿。

        对直播平台来说,用户流量意味着变现能力的高低。

        国内大部分直播平台最大的收入来源就是直播业务打赏,简单而言,就是用户打赏主播,平台收取一定比例的分成。直播业务所得收益往往可以占收益总额的90%以上,盈利模式极其单一。

        目前,各大直播平台也在大力地尝试多元化营收模式。

        以美国头部直播平台Twitch为例,Twitch的营收主要来自广告、赞助和订阅,订阅和广告模式都很成熟,而国内直播平台这两部分的收入体量还非常小。

        长期看来,探索行业多元化,跨界发展,也是一大趋势。

        在进军娱乐产业上,斗鱼直播很早就开始板块化扩张和造星计划。

        近两年,映客在秀场直播之外,尝试各种行业和形态的“直播+”,包括游戏直播、直播+电商、直播+体育、直播+在线教育等各种结合形式。

        腾讯自建了多个直播平台,几乎涵盖了游戏、体育、明星、泛娱乐、教育、生活等多个维度;阿里主要面向购物,自建了淘宝直播,涵盖范畴包括母婴、美食、潮搭、美妆运动健身等领域,主要为自己的产品服务。

        虎牙目前盯上了电竞直播业务,以合作和投资的方式,大力布局电竞行业的上游以及周边,希望能够深度参与电竞生态。但是,前景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光明。

        对于直播行业而言,还有一个现实的监管问题。

        2017年网络直播行业的内容监管力度持续提升,今年以来,中央网信办、文化和旅游部、全国“扫黄打非”办公室也曾多次对网络直播平台展开查处工作。

        10月,虎牙平台主播“莉哥”因在直播间调侃国歌遭举报。事后,虎牙冻结了涉事主播直播账号,并对其进行整改教育,“莉哥”本人也被依法行政拘留。12月,为切实履行平台主体责任,虎牙直播对重点公会及主播进行了系统的政策及法律法规知识培训。

        有业内人士认为,视频直播行业最容易赚钱的时候,可能已经过去了。

        来源: 茂名财经网记者 小丫

        上一篇文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文章
        作者的其他文章
        相关热帖
        评论:
          . 点击排行
          . 随机阅读
          . 相关内容